当前位置: > 社会 >

“野长城”保护面临单纯事后追责困境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新闻聚合 - 一起中文网   日期:2016-07-22 21:27

  法制网记者 周宵鹏

  “我诚恳地向全国网民和文物保护单位道个歉,我深深地伤害了广大网民对国家文物的仁爱和保护热情,再次深刻检讨,希望广大网民和文物保护单位能够原谅我。”向警方自首后,恶意破坏长城的朱某写下这样一段文字。7月21日,他被河北省张家口市怀来县警方处以行政拘留10日,并处500元罚款的处罚。

  “检讨错误也好,拘留、罚款也好,本就脆弱的长城再也无法恢复了。”一位网友如是评论。由于缺乏维护管理,河北多地被驴友称作“野长城”的古长城保护状况不容乐观,人为破坏严重,文物保护部门只能在发现人为破坏后才报警,争取事后追责弥补,而非加强事前保护,对长城保护无法起到积极有效的作用。

  男子破坏长城被拘十日

  一边口中“呼哈”做声,一边用双手掰掉一块长城城砖,又用脚踹掉一块。近日,一段时长仅6秒的视频在网上热传,视频中穿白色短袖的男子恶意破坏长城的行为遭到一片批评。视频中,男子破坏的长城是一段土黄色的城砖,其身后可见蜿蜒的长城在沿山势盘旋。

  有知情网友表示,从视频中环境和长城形态判断,事发地应为河北省张家口市怀来县大营盘长城。事态随后引发相关部门关注,国家文物局向河北省文物局下发督察单,责令河北省文物局严查此事。张家口市文物局随即向警方报案,怀来县公安局立案启动追查。

  记者从张家口市公安局了解到,7月21日,涉案男子朱某主动到怀来县公安局投案自首。经查,违法行为人朱某,男,49岁,河北宁晋人,7月17日下午,他与朋友结伴到怀来县大营盘古长城遗址游玩过程中踹、踢残城墙,并掰、踢掉两块墙砖,其朋友用手机录制小视频发朋友圈炫酷。

  怀来县公安局调查认为,违法行为人朱某故意损坏国家保护文物的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63条之规定,据此对其处以行政拘留10日,并处500元罚款的处罚。目前朱某家人正在积极与国家文物管理部门联系赔偿事宜。

  北京怀柔慕田峪长城以西的长城,最早被驴友们称为“野长城”,该处保留了明长城的最原始形态。随后,北京、河北北部等地更多的的明长城出现在驴友视线中,这些“野长城”因残破、古旧、朴拙受到驴友追捧,但也由此带来更多破坏。

  事实上,除去地震、风雨侵蚀等自然因素,人为破坏已经成为长城生存的一大威胁,长城砖被盗、贩卖现象时有发生,类似朱某的恶意破坏行为也已屡见不鲜。但由于缺乏有效的维护管理,“野长城”实际处于自生自灭的局面。

  力量薄弱基层保护乏力

  长城并非只有八达岭、居庸关、山海关,更多的或许只是一段残垣断壁。砖墙类型的长城尚不足明长城总长度的3%,经过数百上千年的风化、破坏,目前长城的主要遗存面貌其实以残损遗址形态存在。

  记者从河北省文物局了解到,河北现存有战国、秦、汉、北魏、北齐、唐、金、明代等不同时期的长城,在268处长城区段中,河北建立长城记录档案的197处,树立保护标志231个,有4处设立了专门保护管理机构,全省有专职保护人员118人,群众长城保护员1000余人。

  另一组数据是,河北的长城遗址分布于全省9个设区市48个县(市、区),总长3000余公里;保存较为完好的明长城行经秦皇岛、唐山、承德、张家口、保定、石家庄、邢台、邯郸等8市40个县(市、区),长2000多公里。

  长城保护遵循属地管理原则,有限的保护人员分布到已千公里计数的地域,基层保护力量极为薄弱。加之河北长城资源丰富的北部县市,基本上都是经济贫困地区,地方投入长城保护的人财物屈指可数。

  河北省张家口市是中国长城修筑最为集中的地区之一,朱某实施破坏行为的怀来县境内还有一段长约3公里的“样边长城”,据考证,明代修筑长城时把这段长城作为样板工程,所以命名为样边。然而,今天这段样板工程已处于无人看护的境地,不少地段濒临坍塌。

  2012年5月,张家口市设立了科级事业单位“长城保护管理处”,这是目前为止河北省唯一一个专门的长城保护专业机构。但由于管理处仅有3个编制,经费又少,每年只能完成4次长城巡查测绘。“如果依靠现有的人力,走完全县1800多公里长城需要一二十年。”该处相关负责人说。

  在河北另一长城资源大市秦皇岛,该市抚宁区于2003年12月成立了全国第一家长城保护员队伍,至今已有长城保护员21人,负责全区142.5公里长城保护巡查工作。这些长城保护员都是当地村民,每隔三四天对各自负责的长城巡查一次,每人每年能得到1000多元补助,基本属于义务保护。如今这些保护员的平均年龄已有56岁,因待遇低已面临青黄不接的问题。

  “在属地管理模式下,地方不予人员编制,没人来管;经费难以保障,既无法防止长城倒塌,也无法修复。对于上级文保部门来说,有时也只能干着急。”河北省文物局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负责人说。

  立法缺失刚性有法难依

  2006年,国家颁布《长城保护条例》,这一条例是目前世界上唯一一部对单体文物颁发的国家级法律文件。然而,十年过去,长城依旧在遭受破坏,甚至一些“野长城”遭受到更加恶劣的人为破坏。中国长城学会2014年的调查数据显示,明长城的墙体只有8.2%保存状况较为良好,而74.1%的保存状况较差,甚至只剩下了地面的基础部分。

  “《长城保护条例》的操作性和刚性都有不足。”河北省文物局上述负责人介绍,该条例尽管作出“国家对长城实行整体保护、分段管理”等总体保护原则,却没有对应科学的设定保护权责、解决保护经费的支出来源;条例对于长城保护负责和出资的单位没有明确,“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的描述只能将长城保护责任推到最基层的县一级,但长城沿线的多个县区经济发展水平较低,地方根本无力出资维修和保护长城。

  更为重要的是,《长城保护条例》在明确相关违法行为及处罚细则的同时,却没有明确执法主体。“长城保护员不能执法,地方文物主管部门执法力量薄弱,有事还得向公安机关报案,这一套程序走完,剩下的只能是单纯的事后追责了。”河北省文物局该位负责人说。

  事实上,作为长城资源大省,河北并不缺少长城保护相关法律法规。2002年以来,河北省政府多次发文加强长城保护管理工作,要求长城沿线各地建立长城保护管理责任制,将保护长城的责任分解落实到长城沿线各乡(镇)政府及村民委员会;2004年,长城分布丰富的秦皇岛市制定了《秦皇岛市长城保护管理办法》;2015年,河北省文物局与省公安厅联合印发《关于加强长城保护管理,严厉打击违法犯罪行为的通知》,要求各级文物主管部门和公安机关建立联合打击文物违法犯罪工作机制。

  • 上一篇:年会上失和老总打瞎他人眼 自首赔偿340万获缓刑
  • 下一篇:当断则断,当这星座拒谈婚事就不用等了
  • 相关文章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 友情链接 |

    Copyright    

    友情链接:爱看书中文网  一起中文网  爱看书中文网  新闻聚合 - 爱看书中文网